辽宁快乐12遗漏任六|福彩辽宁快乐12今天

TXT小说网

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出事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误会?

    为什么余惊鹊会认为是误会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陈溪桥说这个俄国人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俄国人在消失之后,再一次出现在警员的视线里面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可能这个俄国人,根本就不知?#38647;?#24049;被跟踪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去做了自己的事情,警员出乎大意,一时间没有跟上,以为是俄国人脱离他们的监视。

    这样解释,是可以解释的。

    余惊鹊也比较认同这样的解释,如果这个俄国人真的有问题,摆脱了警员的监视,不赶快躲起来,还回来干什么?

    警员很有可能,因为他消失的这二十几分钟,就可以认定他有问题,将他直接抓获的。

    所以回来风险很大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是不是误会,抓不抓人,余惊鹊认为自己说了不算,自己应?#27809;?#25253;给蔡望津。

    “好好盯着,这一次不要再跟丢了知道吗?”余惊鹊对李庆喜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股长。”李庆喜急忙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余惊鹊刚来,就又跑回了特务科。

    好在蔡望津还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进去办公室,将这件事情汇报给蔡望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蔡望津对余惊鹊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么就是他故意甩开我们,要么就是警员失误。”余惊鹊很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警员失误,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,你现在不承认,故意给蔡望津一些错误的情报和引导,蔡望津会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他会认为,你将他当成了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只是他如果是故意甩开我们,怎么还?#19968;?#26469;。”余惊鹊比较想?#24187;?#30333;的就是这一点。

    ?#20843;阅?#26356;加倾向,是警员失误了。”蔡望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科长。”余惊鹊抱歉的说道。

    警员的失误,他是有责任的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,这个?#35828;?#26597;不出来问题,下面的警员盯着这么多天,恐怕已经开始松懈了。”蔡望津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道理,蔡望津也明白。

    盯了这么多天,这一直没有发现,警员?#34892;?#26494;懈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科长放心,我已经告诫他们,让他们打起精神,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。”余惊鹊立马保证说道。

    蔡望津没有理会余惊鹊的话,他说道:“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问题,现在不能抓人,没有找到证据,现在抓人是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对于余惊鹊没有直接抓捕这个俄国人,蔡望津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因为你抓人,俄国人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你能找到什么证据?

    甚至是还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吧。”蔡望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有批评余惊鹊等人,蔡望津的态度让余惊鹊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收到继续盯着的命令,余惊鹊就从办公室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下班,余惊鹊打算直接回家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事情,余惊鹊认为自己已经掌握的很全面了。

    日本特务机关没有调查出来东西,余惊鹊调查了,同样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之后还问了陈溪桥,组织也说了没有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余惊鹊自认为,自己掌握的情报,比蔡望津掌握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只是为什么现在反而是?#34892;?#19981;安起来。

    警员失误?

    多天来的监视没有结果,开始松懈?

    这些确实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警员也不至于,真的出现这么大的失误吧。

    可是你不用警员的失误,你也没有办法解释,这件事情啊。

    心里带着疑惑,回去家里。

    和季攸宁一起吃了饭。

    之后就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谁知道半夜,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余惊鹊起来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股长,不好了,俄国人又不见了。”李庆喜的声音,从电话里面传出来,而且带着一丝着急。

    又不见了?

    余惊鹊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今天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没有想到还真的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但是这不好吗?

    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俄国人只是不见了,又不是被抓了,这对余惊鹊来说不是挺好吗?

    但是在电话里面,余惊鹊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李队长,你好好想想怎么和科长解释吧,等着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李庆喜回答,余惊鹊就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电话那一头的李庆喜,一脸郁闷,拿着电话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带?#25490;?#27668;,对下面的警员喊道:“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给我找,找不到你们都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余惊鹊,穿上衣服,对床上的季攸宁说道:“你好好休息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危?#31456;穡俊?#23395;攸宁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?#22411;?#32961;,只是盯着的人失踪了。”余惊?#21040;?#37322;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一点。”季攸宁一边说话,一边从床上起来,帮余惊鹊将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和季攸宁多言语,余惊鹊就从家里出去。

    当余惊鹊赶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一脸愁容的李庆喜。

    看到余惊鹊,李庆喜低着头跑?#20384;?#35828;道:“股长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余惊鹊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在家里,家里的灯亮着,从窗帘上可以看到他的人?#30333;?#22312;?#38647;?#21069;面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等了很长时间,他一直是这个样子,而且也不睡觉,跑过去一看,是个假人。”李庆喜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队长啊李队长,你在特务科的时间也不短了,这种小伎俩你都能被骗了?”余惊鹊觉得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小伎俩。

    利用光影,让你以为房间里面有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监视人,如果发现是这样的情况,十分钟就要确定一下,里面坐着的到底是不是人。

    李庆喜居然硬生生等到了该睡觉的时间,发现里面的人不睡觉,才反应过来?

    面对余惊鹊的质问,李庆喜说道:“不是的股长,刚开始这个人还会站起来走动,好像是看书累了,起来活动活动,之后坐下继续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次,之后一动不动,也就二十来分钟。”

    李庆喜其实经验是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俄国人刚开始确实在房间里面,而?#19968;?#19968;直走动。

    这个走动,其实就是给李庆喜看的,房间里面有人。

    让李庆喜放松警惕,之后放了一个假人在座位上,真人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李庆喜的反应速度不慢,可是人已经跑了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队长,这样看来这个人确实有问题。”李庆喜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现在还用你说。”余惊鹊觉得李庆喜说的是废话,这个?#35828;?#36825;些做法,一看就是知道被人监视了,而且用了假人脱身,这能是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假人其实就是用帽子和衣服做的伪装罢了,透过窗帘的影子,能起到以假乱真的效果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?#21898;?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辽宁快乐12遗漏任六 全面战争罗马2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直播 福彩26选5走势图 那不勒斯黑手党 柔佛dt对庆南 新疆11选5 波斯波利斯的黄金 吉林时时彩现场 mg幸运双星网址 梦幻西游2实用工具箱